返回至 軒尼詩世家

1995年,從饒舌歌手到傳奇偶像

探索Open Mic,這是一系列探究文化的文章,頌揚軒尼詩的豐富文化和我們社區的熱情。在第一篇文章中,嘻哈專家Angus Batey深入探討Tupac最傑出的唱片之一:《Me against the World》©。

Hennessy music

嘻哈界與軒尼詩的關係源遠流長,就像釀酒業的忘年陳釀(Hors d'Age)般醇厚。而當中有一位饒舌歌手與品牌的聯繫,是其他人無可比擬的。

在他英年早逝八年後,全世界才聽到這首歌,然而當2Pac的這首《Hennessy》於2004年發表時,兩者之間的聯繫毫不令人意外。2Pac與軒尼詩的淵源可追溯到他的獨唱生涯開始之前:您可以在《The Humpty Dance》©影片的背景中看到他,這是1989年來自Digital Underground的熱門歌曲,可能是眾多提到品牌的饒舌唱片中的第一張。

今天的2Pac是流行文化之神,他後世所代表的事物與他在我們身邊時創作的音樂一樣,為人們所喜愛。他的光環有時不其然會妨礙我們欣賞他的藝術:但Pac是一位生動形象的大師,他的最佳專輯充滿著詩意。對於這聽眾來說,有一個專輯特別引人注目。

2pac - Hennessy music

《Me against the World》©是1995年的熱門單曲,但並沒有獲得一致好評。因為當時2Pac人生中發生了一些事情,令他成為一個有爭議性和兩極分化的人物。許多評論家將被四面八方攻擊的歌詞解釋為一個人的自私自衛,他糟糕的人生選擇終於給他帶來了麻煩。但如果您認真聽他的信息,這裡有很多訊息解釋了何以這麼多人感覺他是在直接跟他們說話。

2pac - Hennessy music

在整個專輯中,2Pac巧妙融合情緒和感染力,正因為他是如此親切,像在跟您說話,尤其是當他帶我們從狂喜來到空虛的心跳,我們都對他不離不棄。在《Old School》©中,您會聽到一位饒舌黃金時代的老手向與他一起長大的先驅們致敬。然而,就在早前,《Lord Knows》©卻讓我們停下腳步:絕望和淒涼的痛苦尖叫,向我們展示了嘻哈不僅僅是胡謅和吹噓,若放在適當的人手中,它可以帶我們到達抑鬱時代藍調大師Skip James和Robert Johnson所唱的那種情緒境界。

字裡行間的天才

Tupac的天賦在於他很容易就能說服我們,這些都是在同一個真實的人身上找到的重要和充滿活力的部分。在《Dear Mama》©中,他將他艱難的成長經歷表露無遺,他的坦誠和坦然令人震驚,他願意讓我們看到他陷入困境的靈魂深處,這是使他成為一名至今仍能與新聽眾建立強烈聯繫的藝術家。

Hennessy music

這是矛盾的:前一分鐘溫暖而包容,下一分鐘令人不安和絕望,但這就是2Pac。終究,《Me against the World》©是一張需要我們仔細聆聽的專輯,我保證,如果我們仔細聽,我們將聽到一位饒舌明星成為經典偶像的過程。 

Hennessy music
Angus Batey

關於Angus Batey

 

英國自由撰稿人Angus Batey在1980年代後期,在嘻哈音樂黃金時代的黎明時刻第一次聽到嘻哈音樂,自此便開始撰寫有關嘻哈的文章。他曾為Hip-Hop Connection、《衛報》、Mojo、NME和《泰晤士報》工作,他的一系列關於經典嘻哈專輯的深入論文刊登在TheQuietus.com上。